如梦令

Author Avatar
A Man Has No Name 5月 14, 2017
  •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

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。痴人说梦,不值一看。

那人

  我从未觉得太阳如此亲切。

  然而,当你眼睁睁的看着它西沉而去。上一秒还沐浴在阳光底下活蹦乱跳,下一秒,你就像摔到了暗无天日的冰窖里……

  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,我至今仿佛依然能感到那刺骨的寒风,和无边的黑暗。我记得那是6月的一个下午吧。

  六月的真的是满山苍翠,郁郁葱葱。还记得,第一次去要去征服星辰大海,前一天晚上,踌躇满志,早早的收拾好70L的登山包,就等第二天带上崭新的装备,穿上刚买的还反光的冲锋衣,冲锋裤,登山靴,登山杖,雄赳赳气昂昂。像极了一个要去拯救宇宙的战士。

  到了山脚下,是12点左右,我那一身装备,带给我的已经不是自豪,而是快要热炸了的赶脚。于是在别人的奇怪注视之下,还是换上了短衣短裤,这时,才觉得神清气爽。哈哈哈哈哈。

  销魂坡(后来,发现香山那个真的是太容易了),我第一次看到了这个著名的”景点”, 一个箭步冲上去,就要开始爬,快90度将近两层楼高高度,爬到中间,基本就要废。当时真的就想,卧槽,好难。关键是你还不能停,因为你的后面已经有很多人在爬了,你是不能后退的。咬咬牙,四脚朝地,拼命抓住任何能抓住的东西,闭着眼,就是冲,当最终到了终点之后,一屁股坐到地上,只剩下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,早已经顾不得什么形象,什么鬼了,就想躺下来休息一下。

  现在想来,这一切才刚刚开始,连序章都不算。

  后来又经历了,各种神奇的事情,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。

  讲真,我已经不太记得,那些人是谁了,路上的友人,大家都是很亲切的,欢声笑语,互相鼓励。

我记得,在那里,能吃一包方便面,有汤有面,那种幸福哟,就算你给我1w块我都不跟你换。

黑仔

一个广东的少年,我记得他背着锅,和米,还有从家里拿的腊肠,当场给我们做煲仔饭,真的很好吃,怎么形容呢,这个好吃,只能靠你自己去想象了,那种唇齿留香的感觉哟。

A君

一个很可爱的南方姑娘啊,她在那里,总会不自觉的去捡某些人留下的,塑料袋,易拉罐啊这些垃圾,我记得,有一些塑料袋,会被刮到悬崖边上,她会蹑手蹑脚的,拿一根树枝,拨回来,认真放在自己的背包里。。。。。凡她走过,总要尽力去捡

在此,我鄙视那些在那里,扔垃圾的人,我们都是自己被上去,再把垃圾背下去,这是功德,也是私德,你想想不到,那种不可降解垃圾,对资源造成怎么样的伤害

B君

一个康巴汉子,走这些路,对他来说如履平地,开的玩笑有些粗俗,乐呵呵的,高声唱歌,开怀大笑,特别喜欢找人讲冷笑话(虽然大家都听不懂,口音太重)。
但是他每次,都是走在最后,我记得那是入夜,有人走岔了(省略),最后他在最后,把那个走岔的人找到了,没有电视上那种劫后余生的抱头痛哭,所有人只是静静地坐在地上,出奇的安静,瘆人的安静。

…….